克拉玛依 【切换城市】

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餐饮商家如何以最小价格涨幅获取最大利润?

2020年06月28日 10:40

“住房”再次成为2020两会热度关键词,住房问题也一直是国内关注的热点事件。而与住形影不离的食,自疫情爆发以来,也曾一度霸上热度榜。

前段时间,众多商家要求某外卖平台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垄断条款,降低外卖服务佣金事件,由此引发众多网友的热论和批判。

疫情期间,很多餐饮业暂不供应堂食,仅以外卖形式出售,本以为商家会因为到店就食的人减少,外卖订单增多,可以大赚一波,结果却因平台佣金过高导致商家自身收入减少。不少商家为了赚取更多盈利,只能提高原有价格,造成后来网友投诉的不良结果。

现在,我们生活中所常见的外卖平台,多采用区域加盟代理模式快速发展壮大。这种模式虽然可以快速的回笼资金,节省很多人力物力。但却存在很多风险,外卖平台生意火爆,不断的上调抽点,压榨了商家的利润。上面讲述的案例,则是证明了这种发展现状的弊端。

餐饮业的商家该如何做,才能在与外卖平台合作时,以最小的价格涨幅获取最大的利润,这是很多现存餐饮商家正在考虑的问题。其实,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商家寻找到更多更合适的平台进行合作,例如租客网就是一个合适的平台。

在此提醒广大商家,用租客网,成为一名租客用户,你会有想不到的惊喜哦!

租客网平台内,“租客惠”是一个专门为商家和消费者带来优惠的项目。在这里,作为租客用户的你可以享受租客惠带来的福利。你在吃喝玩乐之前,可以先领取优惠券再下单,这样就能享受最低价,达到花最少的钱来满足自己生活需求的目的。

而作为商家,入驻“租客惠”,则可以借助租客网平台提供的大流量,实现商家营业额的增长,从而提高自身品牌的知名度。在这里,商家入驻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抽成,不需要通过提高价格来挽救流失的盈利。

目前,餐饮业商家在平台发展的现状属于“割韭菜式”的野蛮生长阶段,而租客惠的出现则是将这种现状转为整合提升阶段。在租客惠项目里,商家可以更好的满足用户需求,同时实现商家的良性运转。

作为商家,你还在为寻找平台而烦忧吗?如果是,请你了解一下租客网,它可以为你提供一个舒适、安心、稳定的环境,让每个商家在平台内实现自己的梦想。

相关推荐

政府工作报告中的都市圈机遇

今年以来,始终热度不减的“新基建”“都市圈”再次成为全国两会的高频热词,在代表委员的建议提案中占据重要位置,火力全开的“喊话”背后蕴含着更多新期待。政府工作报告中的都市圈机遇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发挥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综合带动作用,培育产业、增加就业。”从国内外发展经验看,在推进新型城镇化、发挥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综合带动作用上,都市圈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正在成为承载发展要素的主要空间形式,为高质量发展带来更大可能。“今后五到十年,中国最大的结构性潜能是都市圈和城市群发展。”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初步估算,今后十年,都市圈建设每年能为全国经济提供至少0.5到1个百分点的增长动能,不仅为应对疫情冲击,更将为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中速高质量发展提供有力支撑。根据华夏幸福研究院的研究,过去十年新增城镇人口的65%进入了核心都市圈,未来十年这种趋势仍会持续,都市圈的人口“质量红利”将进一步凸显。同时,新技术、新产业也将主要孕育在都市圈,产业发展将迎来大国蝶变,从全面开花的跟随型经济,向核心都市圈引领的创新型经济转变。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交通发展研究院院长郭继孚认为,“以大城市为核心的大都市区和城市群是中国城市化下半场的主旋律,是未来城市空间的主要形态,是中国未来发展的引擎,是国际竞争的关键。”“对标成渝双城经济圈,加快济南都市圈一体化进程。”全国人大代表,莱钢集团济南莱钢钢结构有限公司加工党支部书记、制造部部长张学政建议,研究制定扶持政策重点支持济南都市圈和郑州都市圈全面对接、协同发展,打造黄河下游济郑双城经济圈。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九江市委书记林彬杨呼吁,新建长(沙)九(江)池(池州)高铁,串联长株潭城市群、大南昌都市圈、皖江城市群,打通湘赣皖等中部省份与长三角城市群之间的高铁大动脉,更好地发挥长三角等经济发达地区对中上游内陆地区的辐射带动效应。“新基建”应在都市圈率先发力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新一代信息网络,拓展5G应用,建设充电桩,推广新能源汽车,激发新消费需求、助力产业升级。”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院长刘多认为,“新基建”将支撑物联网、工业互联网以及卫星互联网等通信网络基础设施的演进升级,与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等新一代的信息技术进行深度融合,同时在稳投资、促消费、助升级等方面,带动性、溢出性会非常明显。“‘新基建’是我国参与未来全球竞争的关键所在,在推进过程中要注重与应用场景深度融合,并带动产业新动能发展。”在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院长顾强看来,“‘新基建’应通过应用先导、需求牵引,场景融合、示范先行,补齐短板、完善体系,创新驱动、动能转换等,要率先在具有最大结构性潜能的都市圈发力。”目前华夏幸福已在产业新城布局相关政府强调的大基建产业,聚焦5G及人工智能,加快“新基建”项目落地。疫情之下,减少都市圈核心圈层人口密度会成为趋势,未来发展会向都市圈外圈汇集。南京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郑江淮建议,建立都市圈联动发展机制,拓展“新基建”发展空间,依托新型基础设施带来的功能提升,重点支持发展基础较好的杭州都市圈、南京都市圈、武汉都市圈、郑州都市圈等“新基建”联动建设,成为“新基建”跨区域发展示范。全国政协委员傅军建议,将“新基建”计划纳入五年发展重点规划,并与财政政策相配套,国家层面应与省市层面在项目建设上相衔接、呼应,并注重区域之间的协调、联通。多位代表委员认为,地方政府应取消和减少阻碍民间投资进入“新基建”的附加条件,探索创新“新基建”投融资机制、经营管理机制、投资回报机制等,鼓励支持民营企业深度参与“新基建”,不断激发更多的内生动力和创新活力。

2020年05月27日 14:04

月薪过万的深圳人,都租在哪里?

深圳外来人口几百万,租房,成了不可避免的事情。经常有人抱怨说,房租差点就占了工资的一半,住的还是普通的城中村单间,采光不好,条件简陋。或者为了省房租,他们搬到地铁线路的末端,比如固戍、后瑞、福永、桥头…每天通勤时间2小时以上。于是很多人心里都有了一个想法:等我月薪过万了、等我有钱了,一定要住离公司更近的、更好的房子。但那些月薪过万的深圳人,真的住得离公司更近、环境更好吗?01.房租4000,但来深5年,存款为0小G是典型的“精致穷”女孩,一直以来,她对居住环境都有自己的要求。哪怕是曾经城中村的小单间,她也会精心把屋子布置得更加美观舒适。随着工资的增长,她从西乡850元的小单间,到白石洲2000多的一房一厅,再到现在住到了南山4000元的一房一厅公寓中。房子的采光得好,她会给窗户装上文艺清新的窗帘,购置北欧风吧台,周末的时候邀请朋友,在窗边看看风景,喝点小酒,聊聊天。虽然平时没多少时间做饭,却也会购买整套的餐具,因为拍起照来特别好看。平时,她还经常和朋友约饭、到各地去玩,朋友圈的生活精彩多姿,看得让人甚是羡慕。不过追求高品质的生活,也有一点坏处:她来深5年,存款为0。本来“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这样的情况也还是能接受。直到公司因为疫情连续减薪了两个月,经济压力一下子大起来,她才觉得需要“节约”一点了。不过即使工资变少,她也不想“居住环境降级”,她宁愿搬到更远一点的地方去,比如福永。两三千一房一厅,比现在便宜不少。02.房租750,因为月薪过万还是不够虽然深圳平均工资两年前就已经过万,但依然有很多人表示自己是“被平均”了,从我们的留言来看,一个月拿四到六千的,大有人在。于是很多人会觉得,月薪过万,在深圳已经很不错了。但对小伟来说,月薪过万,还是远远不够。因此,他选择住在龙华的城中村里,小小的一房一厅,房租才750。搬进来时是空房,家具都是自己买的。那边的房租不算高,但他有的朋友工资和他差不多,却选择住更好的,要1600多。以小伟的条件,其实也能承担起这样的房子,但是他觉得钱还是不够,“因为已经不是那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年纪了。”他这样说。92年出生的他,父母慢慢老去,不再工作,没什么收入,小病小痛开始多了起来;他有女朋友,虽然没结婚,但也要考虑一下未来的生活了…房租虽不多,但其他消费也不可避免,请朋友吃饭喝酒、和女朋友约会、买衣服等,一点一点的就花没了。所以他觉得,在深圳月薪过万,还是远远不够。他表示,如果钱再多点,他也想住得更好。来深圳三四年了,他也一直在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每次通过跳槽,他的工资都会有所上涨,而他的目标,是希望以后的收入能够更高,存多点钱,不然在深圳,也就没意义了。03.月薪过万,其实也住不了多好其实月薪过万,大多数人住得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那么贵。如果想通勤时间短一点,只能花多点钱住得离公司近点,但花三四千,住的地方也并没有特别好。所以很多人宁愿选择远一点的地方,用更少的钱,住更好的房子。只是,要牺牲一下通勤时间。住在五和的X先生和太太,住着不到3000的复式单间,每天上下班都要花一个小时。房子稍微有点小,但布置得十分温馨文艺。住在上塘的小白,一个人租了1600的一房一厅,养了两只猫,还有大飘窗,可以看到美丽的夕阳。但是他上班得走一公里多才能到地铁站,而且坐4号线,还要在会展中心换乘到车公庙,你懂得…当然,如果是工资过万,而且是在离市区远一点的地方上班,倒是可以过得十分惬意。住在大运的健身教练雷子,一个人住1150的单间,步行七八分钟就可以上班。住在龙华的阿阳,和女朋友同居,房租人均1000,一房一厅,公交不到20分钟就可以到公司。以前小编觉得,月薪过万,就可以选择离公司近一点的地方住,每天可以睡多一会、早点回家,但现在发现当初还是太单纯了。看了那么多月薪过万的深圳人住的房子,其实可以看到,大部分人和我们月薪几千住的环境也并没有差多少,也是1号线、4号线、5号线...的末端。在西乡、龙华等一些离地铁站一公里多的城中村,甚至有七八百的房子。那里的房子既可以满足自己对居住环境的较高要求,也不会让房租占了工资那么大的比例。毕竟在南山、罗湖、福田等公司的附近,单间都要三四千起步,就算月薪过万,也难以承受。在深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依然有人月薪一万多,选择住三四千的公寓,过着精致小资的生活,每天过得很快活。也有人月薪过万,房租却只花1000-2000,把房子当成睡觉的地方。比起住的好,他们更愿意存多点钱。房子是租来的,生活是自己的,能让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住的开心,这钱就花得值;住的没有那么好,但存到钱了,也是开心的。而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哪怕是1000多的单间,只要用心去布置,也可以变成自己理想中的住所的样子,不是吗?

2020年04月27日 09:41

世卫组织帮助也门增设3处病毒检测实验室

当地时间24日,世界卫生组织驻也门代表阿尔塔夫·穆萨尼发表视频声明说,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世卫组织团队正在帮助也门改善基础医疗条件。阿尔塔夫·穆萨尼在视频声明中说,病毒检测是核心任务,目前世卫组织团队在萨那、亚丁和穆卡拉设有病毒检测实验室,未来几天内还将会在塔伊兹、荷台达、赛勇增设3处病毒检测实验室。也门目前共有6700个病毒检测试剂盒,期待不久后达到30000个。阿尔塔夫还表示,世卫组织团队正在与当地医疗卫生部门人员密切合作,已经确定有37家医院可以投入接收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不过在这37家医院中,有几家医院仍缺少呼吸机、病床、防护设备以及医疗人员。受战乱影响,也门有超过半数医疗机构停止运营。本月10日,也门哈德拉毛省出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面对疫情威胁,本月初,沙特阿拉伯领导的多国联军和胡塞武装宣布实施停火,但一些地区的军事冲突仍在持续。

2020年04月27日 01:22